近日闭幕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不少汽车企业“一把手”(或主要领导)以代表或委员的身份,参与到为行业发展建言献策的实际行动中。正所谓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”,“一把手”的性格特点、行事风格,对企业的成长,起到了很重要的示范效应,对“朋友圈”的建设,又会起到怎样的作用?

在连续发表了《各取所长 三大“朋友圈”合力推动自主崛起?》和《补齐短板 三大“朋友圈”改变汽车产业格局?》之后,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今天与您一同探讨三大“朋友圈”里的各位大佬,对于三个“圈子”未来走向的潜在影响。

业界普遍认为,央企“朋友圈”里的东风竺延风和一汽徐留平虽然分属稳健派和激进派的代表,但都具备着极高的执行力。

早在2002年,时任一汽总经理的竺延风喊出了做自主“要耐住寂寞20年”的金句,便让自己贴上了“稳健”的标签。执掌东风汽车集团后,竺延风旧话重提。2019年6月,竺延风走进华中科技大学,依旧强调“干汽车工业,耐得住寂寞”。

相比竺延风的沉稳内敛,徐留平的“锋芒”更令人记忆犹新。2017年9月上任伊始,徐留平对一汽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:短短一周内,一汽集团完成数千名管理岗位的全员竞聘上岗,旗下核心业务板块的负责人全面调整。

此外,新红旗欲“打造‘两部六院’和‘三国六地’的全球研发布局”同样令人印象深刻。不过,有业内人士直言,“一汽近来铺开的研发体系与长安如出一辙。当年徐留平执掌的长安汽车,其自主研发体系就是从‘三国五地’到‘五国九地’到现在的全球研发体系”。

对照之下,“张宝林的作风更务实”,有业内专家分析指出,“长安基于自身的发展状况,同时制定了长远的战略规划和近期的发展举措”。早在2018年4月,长安就提出了“第三次创业”的新战略,并在随后公布的“北斗天枢”与“香格里拉”两个计划中加以细化。针对具体的问题,张宝林在2019年下半年曾直言,“长安仍处于爬坡阶段,在这个阶段不能唯‘量’为第一,要继续提升经营质量,重视每一款产品在细分市场的份额。”

地方国企“朋友圈”中的陈虹、曾庆洪与尹同跃,都是技术出身,平时行事低调。

初入上汽,陈虹的工作重心一直在合资企业的人事、政策研究以及销售等方面。执掌上汽后,陈虹则着力推进荣威、名爵等自主品牌向上发展,提出了“没有中高端市场,就没有未来”的观点,并多次反思自主品牌对合资板块的依赖性,提出“用创新补短板”。今年“两会”期间,陈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却着力强调“上汽奥迪项目”的进程,多少让人有些意外,莫不是力主培养自主发展的思路出现变化?

作为广汽集团的掌舵人,曾庆洪同样成名“于”合资企业。任职广州本田(现更名为“广汽本田”)期间,曾庆洪确立了雅阁在中高档轿车界的突出地位。在广汽自主板块,曾庆洪同样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。广汽传祺自2010年正式推出后,品牌知名度与销量节节攀升,旗下传祺GM8等车型开始尝试冲击自主品牌“天花板”。

不过,广汽传祺近年来遭遇发展瓶颈。数据显示,2018年,广汽传祺的销量增速放缓至5.23%;到2019年,其销量更是下跌34.66%。有业内人士直言,“广汽自主若不能及早突围,未来不容乐观”。

尹同跃治下的奇瑞,经过多年的调结构、建体系、建平台,在2019年开始释放能量。数据显示,2019年奇瑞自主板块的销量为639072辆,同比增长6.9%,连续两年创下历史新高。如今,以技术作为“立身之本”的奇瑞,有望在地方国企“朋友圈”中扮演后来居上的角色。

在“环渤海朋友圈”中,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是“出名的活跃分子”;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雷厉风行的作风,为人津津乐道;2019年履新的华晨汽车董事长阎秉哲,则极少出现在公共场合,接受媒体采访。

2020年伊始,北汽集团发布了2020年战略规划以及“大北京”品牌战略,期望助力自主换道超车。尽管北汽近来格外重视自主板块的发展,但从业绩上看,其仍然依靠合资板块“走路”。据北汽集团官方发布的消息显示,2019年,北京奔驰的销量为56.73万辆,占比北汽集团整体销量的25.10%;北京现代的销量为68.57万辆,占比约30.34%;而北汽自主板块的份额仅为20%左右。

作为地方民营车企,长城汽车在魏建军的领导下快速成长,如今已成为国内自主品牌的标杆。去年11月,长城汽车和宝马集团合资的光束汽车项目正式启动,开启中外汽车企业合资新时代。区别于以往采用外方品牌,引入外方车型,组建合资企业的营销网络这“合资三板斧”,长城汽车依靠自身吸引宝马与之“强强联合”,“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资源互补与合作双赢”。

同为宝马合作伙伴的华晨汽车,近年来的声量可谓越来越小。在去年接任华晨汽车董事长的阎秉哲同样鲜有露面。与之相伴,华晨旗下的中华、金杯、华颂等自主品牌,已经在市场边缘徘徊。这让外界不禁猜测:华晨汽车是否正在酝酿新一轮的战略规划,旗下自主板块又将在阎秉哲手中焕发出怎样的生机?